2017-07-18 10:52

〔記者王榮祥/高雄報導〕高市議員張豐藤透過臉書指出,新北、台中、高雄三個城市的家庭年收入相當,各約96萬元上下,但新北家庭的交通費每年每戶約6萬元,台中與高雄則分別是7萬4千元及7萬2千元,主要原因在新北有捷運﹗張豐藤看過媒體報導、引述行政院主計總處2015年統計結果,以收入相當之新北、台中及高雄作比較,這3個城市的家庭年收入皆約96萬。其中新北市花在交通費用為每戶每年6萬元,台中及高雄則分別為7萬4千元及7萬2千元,新北比台中、高雄各少1萬4千元及1萬2千元﹔甚至高收入的台北市民,花在交通費用也只有7萬1千元,仍比台中及高雄低,交通費用最高的是新竹市民,高達11萬8千元。張豐藤分析新北甚至台北市民,會比台中及高雄交通費用低的原因,很重要的是擁有捷運,因此許多民眾不需要去養車了。他指出,大台北市民自擁有捷運後,交通費用已比住在台灣絕大部分城市之民眾低了,且呼吸道等疾病之死亡率也從顯著高的區域,成為顯著低的區域,張豐藤問:「是不是也該支持其他城市擁有捷運?」。

協商後多久恢復信用?信用瑕疵可以貸款嗎

貸款門路介紹!信用破產多久可以恢復

信用不好如何貸款?新北市小額借錢

解嚴30周年,對比當年剛解嚴的社會氛圍,必須在第一線紀錄衝撞現場的攝影記者感受最深。紀錄解嚴初期街頭運動、府院新聞的攝影記者謝三泰表示,雖然剛解嚴,但國家還是殘留威權陰影,那是一段從禁錮走向開放的衝撞年代,政府跟社會都在摸索互動底線。

◎ 機場事件推波 謝三泰解嚴那年當攝影記者

台灣解嚴30年,各界都在憑弔這段歷史,立法院長蘇嘉全也在臉書上分享一張當年在中山堂門口,民眾穿長袍馬褂、邊拿拐杖邊提點滴的照片,那是一張諷刺「萬年國會」的新聞照片,拍下這張照片的,就是前自立晚報攝影記者謝三泰。

雖然謝三泰頭頂已摻了點灰白,談起解嚴前後那段新聞時光,眼神就像青年般發亮。1978年,謝三泰在左營服役,因緣際會喜歡上攝影,隔年的「美麗島事件」讓他把鏡頭開始聚焦在社會運動。謝三泰說,那時候他只是關心,便在場邊拍攝,直到1986年的「機場事件」,讓他下定決心要以記者身分記錄這段歷史。

◎ 衝撞的年代 警民媒角色重定義

那是一個會被警察盤問、毆打,會被民眾包圍質問的採訪年代,謝三泰也曾因為採訪街頭運動而受傷。回憶起那段剛解嚴的社會氛圍,他認為警方跟民眾都在測試雙方底線,他甚至還開玩笑地說,「在那樣的氛圍下,還能活著算不錯」。姑且不論消退的國家威權,當年街頭一波波崛起的民主陳抗中,時常混雜著「抓耙子」的詭譎氣氛,需要衝鋒陷陣的攝影記者要是不小心被貼上「抓耙子」標籤,就可能會被陳抗民眾圍剿。謝三泰說:『(原音)因為那時候,警方也會派出抓耙子混在人群中,所以他們可能也拿著相機、小本子當作記者這樣的工作,群眾這邊不知道你是記者還是抓耙子,所以這過程中也往往我們會被誤認為是抓耙子,我曾經被圍剿過,就是圍著我質問到底是記者還是抓耙子。』

就算陳抗民眾知道是攝影記者,警方也不一定知道,有時候鎮暴警察強制驅離時,連攝影記者也照打不誤,當年攝影記者還跟警方協議暗號,才能確保新聞工作不受影響。謝三泰說:『(原音)那時候達成一個共識,就是警察衝過就把右手舉起來、相機也舉起來,當作是攝影記者的意思,就是拿起來不拍,好像投降的感覺,我覺得好丟臉,真的。』

◎ 解嚴初期威權還在 不能拍的秘密

除了要在街頭衝第一線,紀錄這段爭取民主的衝撞畫面外,解嚴初期採訪政府活動其實也受到一定的管制,好比總統府不能拍、重要官員不能拍,甚至連蔣經國總統的某些狀態也不能拍。謝三泰說:『(原音)蔣經國要出來的時候,所有攝影記者都被擋駕,被要求不准拍、不能拍,我說今天是國慶,反正他們說沒有理由拍,就是不准拍,鏡頭也不能對準,否則你會被拐子手或被架走,那氛圍就是這樣,所以只好乖乖配合,OK,後來蔣經國出來了,可以出來拍了,我心裡OS為什麼不能拍,因為那天蔣經國坐輪椅。』

當代攝影大師布列松影響謝三泰很深,布列松掌握高潮點並忠實紀錄的「決定性瞬間」也成為謝三泰新聞攝影的心境,尤其在解嚴初期的社會,如何不用流血照片控訴威權,更需要一些文人思考。

1989年12月25日,民進黨為了主張萬年國會全面改選,發動民眾包圍國民大會地點中山堂,由於整個博愛特區都被封鎖,讓隔壁的中華路有了一片無車的寧靜,當時經過天橋的謝三泰,看見小朋友在車道上打棒球,便拍下那刻瞬間,他認為,對比國家當時的狀態,小朋友的天真與歡笑就像是個有力的控訴。謝三泰說:『(原音)過去那年代,台灣民眾是被壓抑的,所以甚至你說基本休閒生活是沒的。所以我看到那幕有點感動,因為小朋友在中華路上打棒球,就按了幾張快門,雖然照片看起來很芭樂,但我覺得那是一種很嚴重的,所謂小朋友做某種程度對政府、對國家的控訴。』

謝三泰認為政府已經從禁錮慢慢走向開放,那段時間更是必然的衝突年代,但面對殘留的威權,他和許多攝影記者仍難免苦悶,只能在卸下工作後,聚集在立法院附近「阿才的店」,靠著酒精和小菜化解。

「阿才的店」第一代老闆余岳叔打趣地說,以前店內牆上就寫著「強國必先強身,強身必先強酒」等字句,不難想像這家餐館積累多少記者跟街頭運動者借酒澆愁的無奈。余岳叔說:『(原音)這邊都喝到天亮,從晚安啤酒喝到早安養樂多,尤其是自立的,他們用走路就能到,那時候我周五晚上就要先準備25箱啤酒冰好,否則不夠周末喝。』

◎ 民主轉折點 解嚴歷史不能忘

當年那些在街頭傳唱的歌曲,在解嚴30週年當天再度在「阿才的店」響起;而謝三泰當年所拍攝那些解嚴前後的新聞影像,也開始被社會重新憑弔,那是一段台灣逐漸衝破禁錮、邁向民主的歷史,也象徵台灣旺盛的生命力。

30年後的現在,台灣社會不僅媒體開放、言論自由;還能總統直選、全民監督, 1987年的那個民主轉折點,台灣社會不能忘記。

還款彈性無壓力!信用卡信用不良

急貸款當日審核哪裡有-高雄二胎房貸

貸你上天堂!銀行信用瑕疵貸款

急貸款當日審核哪裡有-台南小額借貸

公教退撫制度年金改革告一段落,因應下半年即將進行的軍人年改,以及九三軍人節仍有團體醞釀再抗爭。年改國是會議召集人、副總統陳建仁今(11)日中午與部分民進黨立委會面,聽取意見,有立委建議陳建仁親赴軍中向軍人說明,陳建仁一口答應說「為了國家都沒問題」。

據轉述,公教年改告一段落之後,總統府認為有必要找來與社會第一線互動的黨團,聽取意見;而中午進入總統府與陳建仁、年改國是會議副召集人林萬億會面的綠委,除了黨團幹事長葉宜津,還有管碧玲、鍾佳濱、劉世芳、劉櫂豪、王定宇、陳瑩、陳亭妃,一共8人,大約會談2個小時,與會者說,副總統幾乎都在聽取大家的意見。

「軍人體系較封閉」 綠委憂由國防部宣導 官員反而持反對立場

會中有立委說到,軍人體系較為封閉,國防部內部若自行宣導,搞不好長官自己都持反對立場,所以提議副總統可以親上火線,親赴軍中向軍人說明,陳建仁當場欣然同意,並說「為了國家都沒問題」。

與會者說,過去社會習慣把「軍、公、教」一起看待,但軍人的身份及國家角色不同,顧及國防政策需求及募兵人力,必須獨立看待,因此並不會與公教年改接軌,而是與未來國家年金制度單一化接軌。

也有綠委反應,軍人的職業等殊性不同,樓地板、所得替代率等項目,可以考慮依不同職級調整,不一定完全比照過去林萬億說的與公教年改一致。

相關報導
● 現役跨舊制者僅萬餘人 國防部估18%落日不會釀「搶退潮」
● 年金改革穩定軍心 「中校以下」擬維持目前水準

相關新聞影音

如何恢復信用,本身條件就不好了,要如何與銀行協商借錢呢?

(推薦)各家銀行貸款利率比較諮詢

貸來運旺!花蓮小額借貸-本身貸款經驗分享

無擔保放款

『無擔保放款』則是以借款人或保證人的信用作保證,不另提供擔保品融資,一般也通稱為信用放款,一旦借款人無力清償債務時,若無任何債權保障,銀行常會向借款人要求提高放款利率,或是透過加收保險金的方式投保信用保險,而將這些風險轉嫁予保險公司。

貸款經紀

掌握市場各間銀行的貸款商品與利率,能夠提供各家銀行資訊協助客戶有效申請貸款或整合負債

資本狀況

銀行在對企業貸款審核時,是依照申貸公司的財務健全狀況作為評估標準,如企業的現金流量、還款能力、負債比率...等。

違約金

信用卡持卡人若未在帳單截止日前繳交最低的應繳金額,則發卡銀行會在下期帳單收取一定比例的違約金額,為避免對持卡人負擔過重,金管會已要求信用卡發卡機構,自民國99年10月21日起考量平衡原則,採固定金額計收,最高連續收取期數不得超過三期,並於100年1月4日達成共識,將於100年3月底前完成調整措施。

對保

辦理貸款,借款人、保證人攜帶身分證到銀行簽借據或本票的動作,我們稱「對保」。銀行在借據或本票上也須蓋章負責核對是借款人、保證人本人無誤。

滯納金

貸款超過7天以上未繳款,銀行就會將該筆帳款列為延滯金額,借款人就必須依契約規定繳納「滯納金」。

總費用年百分率

貸款利率只能反應利息成本,而貸款除了所有應付的費用、利息之外還包含了帳戶管理費、開辦費等費用,即是以借款的本金做為基礎,將利息以外的費用使用內部報酬法計算出約當利率,將借款利率加上即為「總費用年百分率」,可以反應實際貸款成本,通常總費用年百分率會高於貸款利率。此種好處在於所有的銀行皆在同一標準之下,可直接比價與了解實際負擔的利費率。

簡易貸款

在欠缺資金時,自己身邊周遭屬於自己的資產,皆可以先貸款使用,例如:股票、定存、保單等等,這些是在急需用錢時,皆可週轉的項目。
90D1E46EB9786B38

fjt885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